哈佛校报Gazette | 抗衰老:“适逢其时,事不宜迟”

来源:NMN观察    编辑:观察君

    编者按古代几位皇帝的对“长生不老”的失败尝试,使得民间对抗衰老多有“异端邪说”的看法。科学界却则已俨然建立了抗衰老研究的体系,今年2月14日20多位抗衰领域的顶级科学家成立了“健康与长寿研究院”。因发现NMN的抗衰老,哈佛大学医学院的David Sinclair名声大噪。本月哈佛校报《Harvard Gazette》对其进行了专访。

  David Sinclair    /

一个新的非营利机构,致力于延长人类寿命。

       近年来,关于长寿和健康衰老的研究进展如火如荼,但公众、企业和媒体的热烈情绪营造出一种无稽之言与科学事实混为一谈的氛围。

       今年二月,一个由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其他美国、欧洲机构组成的16人研究小组发起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健康和寿命研究学院,用以推动未来的工作发展,简化科学家之间的协作,并确保政府和企业决策是基于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谣言、投机或者炒作。

       组织的总部设立在波士顿,为延长人类健康寿命、抗击衰老引发的疾病的研究以及培养初级研究人员的工作提供了交流平台,构建了联系。在接受《Harvard Gazette》(哈佛公报)的采访时,他谈到了老龄化研究的现状和此科学院的使命。

 
我们谈谈学院吧。它主要是一个倡导组织吗?

       David Sinclair:该学院之所以会成立是因为我们的老龄化和长寿研究领域日臻成熟,该领域的领导者相信,我们已经或者将会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这涉及医药、健康领域,以及相关的从人类生产到社会保障等方方面面。

       我们想要团结起来,统一发声,帮助企业和政府理解他们现在应该思考的事情,并对未来10年、20年、50年的生活做出实际的预测。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是否会产生影响的问题,而是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要建立怎样的未来的问题。

什么样的影响呢?谈及未来10年、20年、50年,你如何看待美国和世界各地的衰老正在发生的变化?

       David Sinclair:科学院的16名研究人员一直致力于研究这个问题,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这已经过去了25年。当我们开始研究衰老时,在分子水平上的衰老研究还是生物学的一滩死水,但在过去的25年里,衰老已经走到了科学的前沿。事实上,几乎任何一本领先的科学杂志都能看到我们对衰老过程理解的新的突破。

       以前,我们可以延长酵母、蠕虫和苍蝇等简单生物体的健康和寿命,如今,我们能够轻易地在动物、老鼠和猴子身上做到这一点。有了这些基础研究,如何让身体保持年轻,而不患上老年疾病,我们认为现在是对全球产生影响的最佳时机。

       在21世纪医学和制药发展盛行的今天,我们相信可以研发出治疗衰老源头的药物,这比单一疾病药物对健康产生更深远的影响,不仅仅是一次针对一种疾病。

       心脏病类药物可以让你的心脏健康的多工作5年或10年,但这对你的大脑却毫无作用。因此,我们终将要面对一群活的更久,但精神欠佳的一群人,如果他们没有完全被痴呆症攻陷,他们需要更多的帮助。我们不认为这是唯一或最好的方法。

       我们总是否认,现在的大多数疾病的根本病因是衰老。我不认为10岁的孩子会得老年痴呆症或心脏病。

       现在,我们了解了,正在开发的技术不仅能延缓这些衰老引发的疾病,还能逆转它们的某些方面。想象一下,你有一种治疗心脏病的方法,但作为副作用,也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癌症和身体虚弱。你会活得更长更健康。

       我们延长动物寿命不仅是让它们活得更长,也是让它们保持健康。直到生命晚期,这些动物不会得心脏病,癌症,阿尔茨海默氏症。这是20%的青春,而不仅仅是20%的寿命。

是否存障碍?我们过去提过,FDA认为衰老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因此不会批准治疗它的药物。如今,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把研究成果带给真正需要他的人呢?

       David Sinclair:关于衰老是否应该是一种医生可以开药方治疗的疾病,对于此人们的观点正在迅速改变。这就是疾病的本质。医生可以从标签上看出这种药是治疗衰老或衰老引起的疾病。但我们还没有到那个时候。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普遍衰老的时代,以至于包括医学界在内的世界大多数人都认为衰老是自然不可避免的现象。如果某件事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一般不会像对待可以改变的事情那样去关注它。癌症曾经是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就像今天的衰老一样。一百年前,医生们不像我们现在这样专注于癌症治疗,因为那时的我们对此无能为力。就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通过发现致癌基因,开始研究癌症治疗一样,只要能证明可以延缓衰老,你就可以做到,可喜的是,今天,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证实了这一点。

       现在有几十家公司正在研究可能延长人类健康和寿命的治疗方法,但没有一家公司致力于以衰老为适应症,因为FDA对此意见模糊。但这种情况可能正在迅速改变。我曾经参与的一个小组与FDA讨论过,他们也愿意慎重考虑将衰老列为一种疾病,他们希望我们首先能证明,衰老的进程是可以被延缓的,虽然这种想法在我看来十分的落后,但是这是他们想要的。

       在澳大利亚,FDA和卫生部,政府部门是100%的支持。我希望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可能是澳大利亚,可能是美国,也可能是一个亚洲国家,可以将衰老重新定义。一旦,一个国家重新定义了衰老,那么触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他国家也会纷纷效仿。

       去年最大的进步就是世界卫生组织(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国际疾病法典》(international disease codebook)中宣布,衰老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疾病。所以现在医生和国家可以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他们国家有多少人患有这种“老年”疾病。

       通常我们会否认,现在所患的大多数疾病,其根本诱因是衰老。我不认为10岁的孩子会得老年痴呆症或心脏病。正是年龄的增长使患癌症的风险增加了1000倍,而如果你还吸烟,患癌症的风险会增加5倍。关注哪个会更重要?

在抗衰老和长寿研究方面,你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David Sinclair:嗯,我讨厌挑选最喜欢的孩子。无论选择哪个都会是令人烦躁的。我手上有几个可口的派,但是最近我对细胞重新编程比较感兴趣。

这是怎么发生的呢?

       David Sinclair:我们重组一个基因,将它导入动物体内和细胞中,我们发现组织重新恢复了活力,就像它恢复年轻一样,可以愈合,重新生长。如果我们可以弄清楚如何将她安全的应用到病人身上,那么很有可能衰老将成为一种可逆的疾病。

我们正在研究哪些基因呢?

       David Sinclair:我们正在重组Yamanaka因子(用于将分化的成年细胞重新编程成诱导多能干细胞),目前这些因子在培养皿中制造干细胞,但我们发现,也可以将它们导入动物体内。他们能很好地耐受,组织也能恢复活力。

       这些结果还没有发表,所以我不方便说太多,目前我们正在撰写相关的论文,所以我不能说太多。但是我们的结果可以证实,即使在我们认为永远不会改善的老鼠的某些身体部分都能够再生。我们正在申请专利,希望在未来两年内进行临床试验。

undefined

/ David Sinclair /

       你认为公众能够接受在细胞水平治疗的这种方案吗?可能的障碍有多大呢?

       David Sinclair:如果一个人即将失明,他会对这个感兴趣的。同样的我们可以证明它的安全性。

       你问我对什么最感兴趣,我想应该是最有潜力的那一个。最有可能成为治疗药物的是NAD补充剂,现在它已经在布莱根妇女医院进行了一年多的临床研究。

 

已经有一些相关的试验完成了,对吗?

       David Sinclair:是的,我们已经开始了两个试验,但是都还是安全性评价试验。

       我们刚刚得到批准,可以将老年人作为受试者。最终我们计划用于治疗特定的遗传性疾病。未经许可我不能说是哪些药物,但这些药物一般用于治疗罕见或不太常见的疾病。

       未来,如果一种分子或者药物针对于某种特定的疾病进入市场,那么医生可以根据疾病相关的经验对其进行评估。而如果像他汀类药物一样,从一小部分高胆固醇的家庭应用到全世界,只要证实其有效性,那么这种药物也可以。当然,必须要证实这种药物确实是安全的。

 

就像今天的他汀类药物一样,NAD补充剂很有可能每天都需要服用,或者,考虑到工程方法的更远大的前景可能性,像这样的补充剂会被广泛使用吗?或者你认为有第三种可能超过这两种?

       David Sinclair:我认为这种药物有广泛应用的潜力,就像他汀类药物一样。

       如果你到了45岁,你的血糖升高了,肌肉力量和含量都在下降,你的医生可能会说,“嘿,我看到你开始变老了。”他们现在可以通过血液测试非常准确地测量你的生理年龄。医生可能会说:“有一种药,看起来很安全,我们看不出有什么副作用,它能保护你远离所有衰老引起的疾病。现在就开始服用吧,否则就太晚了。”

       如果在生病前开始预防,你会获益最大。对于大多数疾病是如此,对于我们实验室的老鼠也是如此。

       但是这种细胞重组是令人兴奋的,因为即使你失去了组织的功能,它似乎也能起作用。

有点像时光倒流?

       David Sinclair:是的。我认为这将是一种组合疗法。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努力帮助其他企业家创造自己的发明,这样我们就可以解决衰老的不同方面,最终让人们比我们现在更健康。

 

回到我们最初的讨论,你如何看待健康和寿命研究学会的工作?在波士顿会有研究人员吗?像你这样的研究人员会在那里待很长时间吗?

       David Sinclair:我们通过网络交流和合作,所以,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它的总部将设在波士顿,由大卫·塞特布恩主持工作。他现在正在招人。这些员工工作将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员工工作类似,主要是在慈善的方面,筹集资金,同时也分发正在筹集的资金。这笔钱将用于召集科学家。每年会有一个年会。

       我们认为我们可以资助年轻科学家,通过这种方式帮助研究;我们这些人希望有更优秀的人才来取代我们自己。此外,我们还计划出版一些出版物来区分哪些是真实的,哪些不是。公众发现现在很难区分科学和伪科学。

 

其中一部分可能是故意为之。

       David Sinclair:这是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团结起来,我们可以标志为一种认证,我们可以说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不是真实的,什么是我们作为科学家相信的,什么是我们不相信的。我们有一个网站可以公布这些信息,也会有很多白皮书,我想我们还会发布其他出版物。

       随着该领域的发展,随着公众、投资者和媒体的兴趣,我们希望确保一切合作和对话始终以证据为基础。

来源nmn观察(中国首家NMN科普门户)
在线团购NMN9000[官方正品]


发布时间:2019-08-15 14:55:42
猜你喜欢

NMN是什么?为什么称之为「不死之药」

NMN是什么?为什么称之为「不死之药」

NMN,全称-烟酰胺单核苷酸,是辅酶Ⅰ(NAD+) 最直接的前体。 人体每天大量合成NMN,再转化为辅酶Ⅰ(NAD+)。食...[继续阅读]

研究案例:NMN帮助伤口快速愈合!

研究案例:NMN帮助伤口快速愈合!

NMN受益人: 某NMN讨论群群友冯先生 效果反馈文字整理:壹佰壹助理小梅 【使用方法】:将NMN胶囊打开,取适量...[继续阅读]

[视频]NMN的生产方式

[视频]NMN的生产方式

NMN观察独家出品《NMN的生产方式》...[继续阅读]

NMN可以补救因自慰习惯而导致的性能力

NMN可以补救因自慰习惯而导致的性能力

NMN是人体极其重要的辅酶:辅酶I(NAD+),的直接前体,口服NMN可以在30分钟内,转化为人体细胞中的NAD+。NAD+...[继续阅读]

NMN可以抑制JNK的活化从而改善老年痴呆

NMN可以抑制JNK的活化从而改善老年痴呆

同济大学医学院和南京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合作发表的NMN研究中证实,NMN可以通过抑制JNK的活化而减少老年痴呆症患...[继续阅读]

NNM/NAD+在人体内的代谢途径

NNM/NAD+在人体内的代谢途径

NMN作为NAD+的前体,其功能也是通过NAD+来体现,NNM和NAD+的代谢是联系在一起的。NAD+在人体内的有三个独立的...[继续阅读]